热烈祝贺kk444kk,kk4kk服务器升级完毕,全固态硬盘,50G超大带宽,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!

公告:郑重承诺:资源永久免费,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,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(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)


当前位置
首页  »  府谷微影网  »  ??府谷流浪汉的悲惨人生

摘要: 已经好几次来西安流浪的刘振是府谷人,24岁,患有小儿麻痹,从十四五岁就开始流浪,快十年了。

摘要 已经好几次来西安流浪的刘振是府谷人,24岁,患有小儿麻痹,从十四五岁就开始流浪,快十年了。



如果不是从西安水司下穿式隧道坐摩的经过,市民侯亚兰压根想不到,在黑洞洞的仅有微弱光线的隧道内,会躺着人。“这么冷的天,居然有几个人躺在水泥地上!”12月3日晚,侯亚兰下小夜班回家,因打不着车,就坐了摩的,竟然在隧道里发现了这样的一幕。
几天后,当她再次经过隧道时,已经没有人了。被风卷起的破编织袋四处乱飞,地上凌乱地留下了一些垫褥子的厚纸板。而此时,西安的夜间温度已达零下2℃,穿着棉服都不觉得暖和。
已经好几次来西安流浪的刘振是府谷人,24岁,患有小儿麻痹,从十四五岁就开始流浪,快十年了。“啥事都干过,以前跟几个人在山西太原扎麻绳,挣过几千块。”刘振的残疾比较严重,加上没上过学,只能靠外出乞讨谋生,“在家啥都好,出门万事难,像冬天就最难熬了。”
21岁的刘超说他小时候被继父摔过脑袋,脑子有点问题。尽管如此,他表达依旧十分清晰,知道家在西安城西枣园,乘坐地铁到汉城路,换乘公交车就可以到家。刘超说自己是12月7日和家里人顶嘴跑出来的。图为露宿街头的流浪者。
刘超离家两天了,身上一分钱也没有,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一张公交卡。公交卡是他12月8日办的,“花了50块钱,钱都是我捡垃圾挣的。”可是,一天两天可以忍耐,以后怎么办?刘超笑着说,他还没想过。
2005年,王传堂从宝鸡来到西安,在一家面粉厂打工。由于长期在面粉厂车间工作他得了肺病,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。老板嫌王传堂有病把他辞了。被辞退时王传堂40岁,后来他到一家单位应聘保安,单位主管看他咳嗽得厉害没敢要。在多次被拒绝后,王传堂放弃了寻找工作,开始流浪。
很多流浪乞讨人员,都对“火车站”倍感亲切和熟悉,那里可以说是他们寒夜里的一个家。入夜后,西安火车站广场上的石凳子很凉,但穿着军大衣的肖波不以为然。
2月2日晚10点,面对来驱赶流浪人员的城管人员,肖波坐在凳子上并没有动身,不太冷的时候,肖波会选在广场周边的商铺外过夜,冷了就想办法挤进售票厅。他每天的生计几乎都来自广场的垃圾桶。这些垃圾桶,每天都要被流浪人员扫荡无数遍。“如果慢一步,东西就被别人捡走了。”
与肖波等人钟情“火车站”不同,流浪者范三民的过夜地点,选在了肯德基快餐店。“里面的味道很好闻,光闻起来就像是吃肉一样,而且还暖和,有些人看我进去了,会给我点吃的,还有人会给我倒一杯水。不过有些时候,老板也撵人。”
当范三民等一些流浪人员成为快餐店的“常客”时,郑秀珍已经是24小时自助银行的夜间“主人”了。这位八十四岁的老人,来自山西运城,在西安乞讨两年多了。11年前,老伴去世剩下她和女儿相依为命。女儿有些精神方面的疾病,治病花了不少钱,还欠下7万多元债务。

来源:华商网


现实版“对车”只因为了斗气





投稿添加微信:1019419878

找工作、房子、相亲、二手信息点击“阅读原文”

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,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。备注:如有地址错误,请点击→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!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!谢谢!
  •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,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。
  • 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kk444kk,kk4kk